二战英国在北非的胜利为何说是中国远征军换来

来源:http://www.hiddenreader.com 作者:王中王大公开内部一码 人气:169 发布时间:2019-09-13
摘要:1942年上半年,是英国处境艰难的时期。它不仅遭到新加坡沦陷和缅甸失守的打击,而且面临法西斯轴心国东从高加索、南从北非的两面夹击的危险,而最沉重的是北非图卜鲁克失守。隆

1942年上半年,是英国处境艰难的时期。它不仅遭到新加坡沦陷和缅甸失守的打击,而且面临法西斯轴心国东从高加索、南从北非的两面夹击的危险,而最沉重的是北非图卜鲁克失守。 隆美尔军队在拔掉这个钉子之后,就可以长驱直入埃及亚历山大港、开罗,直至苏伊士运河。 这种严峻的局面,尤其是来自北非的威胁,导致丘吉尔在国内的政治处境极为困难——“只有战场上的胜利才能挽救他的首相地位”。而达到这一目的的途径,便是英美联军在北非登陆。 这种思想也符合英国一贯主张的地中海战略。英国总参谋长艾思赛德将军在1939年曾断言: 地中海战区是英国可以打赢或输掉一场战争的最重要的战区,也是英国可以发动地面攻势的唯一战场;德国只要占领埃及和苏伊士运河,就有望赢得一场短期战争。 丘吉尔在1941年4月写道: 失去中东,对大不列颠是一个重大灾难。 对于英国来说,中东地区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保卫中东仅次于保卫英国本土,中东地区是支援土耳其、苏联和地中海作战的基地,是通向印度、意大利的跳板,特别是其丰富的石油资源,更是英国的生命线,没有它,英国的陆、海、空三军就会瘫痪。 为了保卫中东,从1941年夏季起,英国就一直在准备登陆西北非的“体育家”计划,并竭力说服美国同意这一计划。 1941年12月,美英举行的第一次华盛顿会议,即“阿卡迪亚”会议,丘吉尔以备忘录的形式表明了英国的这一战略企图。丘吉尔说过,他认识到俄国的战事发展十分重要,但目前除了向俄国人提供物资外,别无他法。 丘吉尔建议: 英美联合在西北非采取登陆作战行动,就能减轻苏联的压力。 这一两栖进攻战在英国发动的利比亚攻势的配合下,将在1942年底肃清北非之德军,使盟国地中海海运畅通无阻,这比绕道好望角能节省大量的载重吨位。 控制了这个关键的海上环节,美英两国就可以把全部注意力转向欧洲大陆,彻底击败希特勒德国。 丘吉尔的建议得到罗斯福总统的赞同。“阿卡迪亚”会议最后排除了1942年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的可能性,确认美英联军占领法属北非的战略重要性,并定于1942年5月实施。 后来由于太平洋战区紧张,北非英军在昔兰尼加受挫,以及美国军方倾向于在欧洲登陆开辟第二战场,“体育家”计划因此被搁置下来。 1942年7月初,北非战线在埃及稳定下来,英国再次提出“体育家”计划,力主在非洲西北海岸实施大规模登陆作战,这样既可以威胁隆美尔的后方,解埃及之围,又可以把德、意军赶出北非,确保直布罗陀的安全,进而北上意大利、巴尔干,进取东南欧。 7月7日,英国战时内阁举行会议得出结论:由于实施“痛击”战役,即1942年跨越英吉利海峡的有限突击行动的可能性不大,必须说服美国政府回到“体育家”战役计划上来。 第二天,丘吉尔致信罗斯福: 英国陆军、海军或空军的负责将领均不准备推荐“痛击”计划为1942年可能实行的作战行动,在1942年组织并未成熟的战役,只会以失败告终,而且还会决定性地破坏1943年大规模战役的前景。 接着,丘吉尔明确提出英美军队1942年在北非登陆的问题,他写道: 我自己确信,“体育家”计划是在1942年使俄国战线获得缓和的最好机会。这个计划一直是同您的意见相符合的。 事实上,它是您的主导思想。这是1942年的真正的第二战场。我已与内阁和国防委员会商量过此事,大家看法一致。这是今年秋季可能实行的最可靠的、最有成果的攻击。 7月14日,丘吉尔再次致信罗斯福催促道: 我盼望您了解我现在的处境。我已发现,没有人认为“痛击”计划是可行的。我很希望您尽快实行“体育家”计划。 7月15日晚,罗斯福总统在同他的私人顾问霍普金斯的谈话中,对于英国不热心于“痛击”行动表示不安。同时指出,美国不能等到1943年才打德国,“如果我们不能够在‘痛击’行动中发动进攻,我们就应当采取第二个最好的行动——而这不是太平洋”。他表示,要对美军在1942年对德地面作战的战区作出明确而具体的决定,“考虑中的战区就是北非和中东”。尽管军方反对在北非作战,而主张在欧洲或太平洋展开对轴心国的作战,但罗斯福坚持他的想法。 他认为,“体育家”作战行动的一大好处在于它纯粹是美国人的创举,它将夺取西非,使敌人无法使用那里的港口,为最终控制地中海开一个头。另一个战区是中东,这方面美国可能不会遇到什么抵抗,它可以使用在埃及的部队,或从波斯湾北端调遣部队。更重要的是,美国只有尽快参加对德作战,才能和其他主要同盟国家一样有权决定关于战争的全部问题。 为此,罗斯福于7月16日派遣美陆军参谋长马歇尔将军、哈里·霍普金斯以及美国海军作战部长金海军上将再次飞赴伦敦,与英国领导人商谈联合作战计划,并对这次伦敦会议作了指示。 其中一条指示便是尽力守住中东,因为失去中东就意味着一连串的损失: 丢掉埃及和苏伊士运河;丢掉叙利亚;丢掉摩苏尔油井;由于敌人从北面和西面夹击而失去波斯湾,同时得不到波斯湾的石油;德国同日本会师,很可能丢失印度洋;德军十分可能占领突尼斯、阿尔及尔、摩洛哥、达喀尔,并切断通过弗里敦和利比里亚的渡海路线;严重地危及南大西洋的一切航运,也严重地危及巴西以及整个南美洲的东海岸。 同时,罗斯福也要求他们“必须细心地研究执行‘痛击’的可能性。这样的作战行动,今年肯定会给俄国很大的支持,它可成为今年解救俄国的转折点”。 根据指示,在未能达成关于实施“痛击”战役协议的情况下,美国代表应将情况通知总统,并在仔细研究国际形势后,另行确定“美军于1942年作战的其他地点”。 最后,指示强调,当前的目标就是: 美国地面部队必须在1942年对德军开战。 7月20日,英美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马歇尔反对在西北非卡萨布兰卡附近登陆的建议,认为这对于局势严峻的东线战事无济于事,不会减轻苏联的压力。此外,如果把兵力都投入到不起多大作用的“体育家”行动中,会无端地消耗兵力。与其这样,不如将这些宝贵的作战力量用于1943年有可能实施的“围歼”作战中。金海军上将则更倾向于将兵力投入太平洋,对付日本的扩张。 丘吉尔对1943年实施“围歼”战役表示赞同,但坚决反对1942年在北非以外的战场采取大规模地面作战。他首先指出,以盟军现有的船只和兵力兵器,肯定无法在1942年实施“痛击”计划。该计划不仅面临失败的可能,而且会吞掉进行更大规模军事行动所必需的“全部资源”。他继而强调,既然登陆法国的计划不可能实施,那么就应该考虑登陆北非的“体育家”计划。 英方认为,“体育家”计划规模稍小,所需要的兵力、装备、物资等均比登陆欧洲的行动要少,因此,成功的可能性也更大一些。而且,如实施顺利,有可能在地中海以及中东成为决定性的转折点,同时也能减轻苏联南部战场的压力,起到第二战场的作用。 随后,两国参谋长就该问题进行过3次会议,均未能达成协议,罗斯福获悉此讯,拍电报给在伦敦的美方人员,重申他们离开华盛顿前他下达的指示——必须制订在1942年发动有美国地面部队参加的对德作战的其他计划。 罗斯福总统提出5个战役方案,并要求军方优先考虑在北非登陆。 它们依次是:一是以阿尔及尔或摩洛哥或以返两地为目标的一种新攻势;二是原有的北非作战行动的开始阶段完全由美军负责执行;三是进攻挪威北部的作战行动;四是美军增援埃及的英军,以便在那里发动一个攻势;五是美军经由伊朗一直打进高加索地区。 罗斯福最后敦促美方代表尽快同“我们的朋友”作出一个决定。 根据罗斯福的指示,美英联合参谋长会议于7月24日召开,就同盟国在1942年至1943年实施战役的问题迅速达成协议并通过备忘录。 内容如下: 只要在1943年7月以前存在顺利实施“围歼”战役的可能性,就不能放慢这一战役的准备工作。 假如在9月15日以前出现了俄国人在东线抵抗停止或急剧削弱的征兆,而使顺利实施“围歼”战役的希望变得渺茫,那么,就应当定下决心,在1942年12月以前的短期内共同实施在西北非沿岸登陆的战役。 因此,必须立即制订这种非洲共同战役计划并确定集中交通工具、海军力量和部队的最后的期限,以便在1942年12月1日以前实施登陆兵第一梯队的登陆行动。 实施非洲战役,实际上排除了在1943年顺利实施“围歼”战役的可能性,因此,我们将在欧洲大陆周围处于防御态势,不包括空军行动和封锁。 但是,进攻大陆的组织工作、计划的制订和部队的准备,应当考虑在下述情况下继续进行,即在德国力量遭到严重削弱的情况下,当然,还要在有资源保障的情况下,才能实施这一战役。 7月25日举行的美英联合参谋长会议第二次会议决定,在北非和西北非登陆战役代号更改为“火炬”。同一日,罗斯福总统电告霍普金斯,“不迟于10月1日”实行的在北非登陆的计划,应立即着手进行准备工作。 据此,1942年7月,在德、意军紧逼埃及之际,英美两国经过长时间讨论,终于作出于1942年秋季实施北非登陆战役的决定。 从8月初开始,英美参谋部着手进行进攻北非的实际准备工作,除了确定“火炬”行动指挥官人选,调集大批部队、空军中队、装备、物资补给品之外,丘吉尔还亲临北非视察,整顿了中东战区指挥系统,由哈罗德·亚历山大将军出任中东英军总司令,伯纳德·蒙哥马利将军任英军第八集团军司令,并指示第八集团军做好一切准备,配合秋季的“火炬”作战,先行对阿拉曼之敌发动大规模进攻,然后同登陆的英美联军一道,彻底歼灭德、意非洲集团军。 此后,丘吉尔飞赴莫斯科与斯大林会晤,就“火炬”计划代替欧洲第二战场开辟问题,同斯大林交换意见。 丘吉尔为了说服斯大林,列举了采取“火炬”计划的种种理由及好处,并画了着名的鳄鱼图形,借此说明英国的意图是,在打鳄鱼的硬鼻子时,即法国北部,也要攻击它的柔软下腹,即地中海。 斯大林最后同意了英美的战略计划。 “打敌软下腹”是英国一贯采取的典型的“间接战略”,即避重就轻、避实就虚,打边缘战,扫清外围之敌,利用在次要方向作战的时机积蓄力量,然后再向主战场挺进,在战争的最后阶段向德国进攻,将其一举歼灭。一言以蔽之,以稳妥的渐进方式和较小的代价取得较大的胜利。 至此,盟军就1942年北非地中海战场的战略重点问题达成一致:登陆北非,肃清非洲之敌。同时加强地中海马耳他岛的军事力量,以便充分发挥其重要的海、空军基地的作用。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远征军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进入缅甸对日作战部队,亦称“中国赴缅远征军”。1941年12月根据《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编成,远征军受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中将和罗卓英司令长官指挥。该军由第5、第6、第66军编成,计9个师10万余人。而这次远征援助缅甸却对远在北非的英国与德国的战事得到了逆转,大家可能就觉得很奇怪了,两个战场隔着十万八千里,完全挨不着边,能有什么影响呢?那么现在小编就带大家一起来了解下吧。

1942年11月的火炬行动,又称北非登陆战役,是美英盟军在法属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实施的登陆作战。众所众知,在这次登陆作战中,美英盟军在北非取得了巨大的胜利,然而在这场巨大的胜利背后却有着一段中国远征军的血泪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1941年12月7日,日本胆大包天地偷袭了美国的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使美国从一个战争的观望者变成了战争的参与者。美英两国制定的战略规定:德国是主要的敌人,主要战场在欧洲,北非的战略地位也排在了中缅印战区之前。虽然丘吉尔嘴上同意了罗斯福提出的英、美、苏三国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的提议,但丘吉尔对地中海地区更感兴趣。因为北非、中东和巴尔干直接关系着英国的殖民地利益和势力范围。

1942年夏,苏联对美英施压,要求他们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以缓解苏联的压力。而丘吉尔以及他的英军指挥官认为这类型行动将会导致灾难,并且此时的英国在北非战争失利,为了保住英国在北非和中东的殖民地利益,因此建议以进攻法属北非来代替,以消灭在北非的轴心国军队、改善在地中海的制海权及为准备在1943年解放欧洲南部作准备。随即美英两国不顾苏联的不满,决定在1942年秋季在北非实施代号为“火炬”的登陆战役。

与此同时,在1942年初,日军入侵缅甸,印度受到威胁,英国在远东的形势变得相当危急。应英国政府要求,1942年2月,为了保卫中国唯一的生命线滇缅公路,中国远征军赶赴缅甸作战,当然英美两国为了让国民政府出兵,给予了一定援助承诺。然而为了北非登陆作战的胜利,英美两国违背了当初请求中国出兵缅甸作战的承诺,英国人将曾经答应支援中国军队的400架飞机投入了北非战场,而美国向英军提供的1800架飞机,1700辆坦克和25000辆军车中大多数原来是准备用于中缅印战区的,更是将实力强大的美国第10航空队紧急增援地中海和北非,致使中国远征军作战彻底失去空中掩护,一群失去空军保护的陆军,就是一群等着挨揍的移动靶子而已。北非战场的制空权是用放弃缅甸战场的制空权换来的。中国远征军用悲壮的失败换来了蒙哥马利的第八集团军在北非战场的决定性胜利。

然而中国远征军在缅甸的表现是出彩的,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1942年3月,日军2个步兵大队将7000多英军包围在仁安羌,英军告急,中国远征军新38师第113团连夜增援,击退日军,救出被围英军。仁安羌大捷,不仅使远征军,也使中国在国际上取得了良好的声誉。随着日军不断向缅甸增兵,吓破胆的英军急于向印度撤退,不顾友军直接先撤到了印度,致使中国远征军的处境急剧恶化,1942年5月中国远征军开始向云南和印度撤退。这次撤退中,杜聿明由于执行蒋介石向云南撤退的命令,由于后路被日军切断,只能从人烟罕至的野人山撤退,一路损失惨重,几乎全军覆灭。

北非登陆战役是非常顺利的,盟军迅速地掌握了北非的一些重要战略基地,随后更是一举击败了号称沙漠之狐的隆美尔领导的轴心国军队,保全了英国在北非的利益,使西方盟国能够通过苏伊士运河从大西洋向印度洋进行海上运输。事实上,在北非登陆战役中,北非战场的制空权是用放弃缅甸战场的制空权换来的,而中国远征军用悲壮的失败换来了蒙哥马利的第八集团军在北非战场的决定性胜利,在这胜利的背后却是中国远征军的一段血泪史,令人叹息、无奈!最后,只能向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贡献的英雄们致敬!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平特一肖大公开发布于王中王大公开内部一码,转载请注明出处:二战英国在北非的胜利为何说是中国远征军换来

关键词:

最火资讯